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0章 区区谢礼,不成敬意

卢珲一听,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这可是自己花了几千两银子置办的,就这么因为一个扫兴之人离席,那就亏大发了。

于是,一脸阴沉的他又再次坐下,但看向侯君集的目光却是多了不少的鄙夷和不屑。

楚默见“队友”被嫌弃了,当即打起圆场:“卢兄,你尝尝,这个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龙脑汤。”

卢珲一听汤的名字,顿时愣了一下,暗道这个楚兄不仅口气大,胆子也大啊。

这个要是被李二知道了,就算不判个夷灭三族,至少也要来个腰斩弃市。

不过不管怎样,就冲着名字,我就喜欢。

不带楚默继续介绍,卢珲便制止了楚默继续吹牛:“楚兄,这道汤你之前没有说使用独一无二的食材,那想必就是我们大唐现有的食材。”

“既然是大唐现有的食材,那我就来品尝一下这东西是什么做成的。”

说完,直接将整个瓷碗拉到自己面前,不顾侯君集那难看的面色,抓起汤匙就往嘴里送。

哼,你侯君集既然不要脸面,在我面前剔牙,还做出如此恶心的动作,那我卢珲岂能与你分享此等美食。

就算到时候传出去,也是你侯君集先失礼在前,我卢珲报复在后。

汤汁刚一入口,卢珲就尝出了豆腐的味道。

但豆腐当中,却夹杂着一股极淡的腥味,和那润滑如猴脑一般的物品,却是自己没有品尝过的。

卢珲十分确定,此物绝对不是诸如猴脑,猪脑一般的动物脑髓。

一连想了不是十数种食材,但却被卢珲一一否定。

最后,他只能用求解的目光看向楚默。

楚默嘿嘿一笑:“卢兄,这可是我们酒楼的独家秘方,是小弟吃饭的本事,万万不能泄露的。”

听楚默这么一说,卢珲虽然心中不喜,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将目光移向了桌上的那杯“凉茶”上面:“楚兄,现在菜也吃过了,这东西的副作用我们也知晓了,不知道是不是能让我品尝一二?”

楚默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道:“卢兄,话已至此,我也不愿多说,只是,还是得提醒你一句,此茶根据个人的体质不同,产生的反应也不同。”

“若是你体内毒素多的话,那腹泻的几率会大大提高,若是体内毒素少的话,基本就没什么大的反应,你确定要喝?”

卢珲嘿嘿一笑,没有回答楚默的问题,而是直接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看到卢珲这样,侯君集也急忙将自己面前的凉茶一饮而尽。

他现在满嘴的鸡碎筋,根本不敢开口讲话,生怕再次冲撞了卢珲。

酒足饭饱之后,卢珲直接叫来楼下等候的小厮,留下了400两金子之后,对着楚默摆摆手,然后扬长而去。

至于一旁的侯君集,他是连多看一眼也欠奉。

“侯兄,不知道刚才卢兄因何为了区区一个鸡爪筋的事情,就如此大动肝火?”

楚默见侯君集一脸阴沉,有心想要劝解一下,便开口询问。

尽管恨不得将楚默抽筋扒皮,碎尸万段,但在食为天这里,就算给侯君集100个胆子,也不敢朝楚默发火。

于是,只能皮笑肉不笑的道:“楚兄,你不知道他们这些世家大族,最注重这些虚伪的礼仪礼数。”

“刚才我不经意间失了礼仪,在卢珲看来,那就是不成体统,是对他这个主人的一大挑衅和侮辱。”

楚默撇撇嘴,不就剔个牙吗,他一个放羊的敢这么张狂,在你这个大将军面前放肆。

虽然这般想,但看到两人今天进来的样子,楚默估计他们交情不错,便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现在的情况,一个不好,就被别人当成是出言挑拨离间了。

心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5两的金锭递给侯君集:“侯兄,感谢你今天带着卢兄过来给我捧场,区区谢礼,不成敬意。”

“你可千万不能嫌少啊,要知道,我挣的,也没有比你多多少啊。”

看着楚默手中那金灿灿的5两金子,侯君集真想抢过来一巴掌盖在楚默脸上。

但一想到这里是食为天,后院还有一个连李世民都忌惮的母暴龙。

侯君集只能装作满意的样子,一脸笑意的接过楚默手中的金子。

“楚兄,感谢你的款待,这锭金子,侯某就惭愧的收下了。”

说完,朝楚默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快步离去。

楚默以为对方急着回去剔牙,便在后面喊道:“老侯,下次再有这样的肥羊,一定还要带到我这里来啊,我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侯君集听了,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然后离开的步伐又快了几分。

送走侯君集之后,楚默喜滋滋的看着怀中的几十斤金子,脸上差点笑成了菊花。

刚回到后院,就看到面前突然伸出一只如玉一般,没有任何瑕疵的小手。

定睛一看,不是自家娘子杨红玉,还能是谁。

“娘子,你这么快就来收保护费了啊?”

杨红玉似笑非笑的看着楚默,丝毫没有要将小手收回去的意思。

楚默眼珠子一转,快速的抓住她的柔荑,狠狠的在上面摸了一把,然后在杨红玉即将爆发的瞬间,将怀里的金子放了上去。

“娘子,刚才是动作快了,金子还没拿出来,手就先动了,我真是太激动了。”

杨红玉冷哼一声,抓着金子就往自己屋里走去。

楚默见状,急忙跟了上去,想要看看自家娘子将银钱放在哪里。

自己下次万一还要离家出走的时候,或许能顺带着取点路费。

但刚到门口,房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看着离自己鼻尖仅有几厘米的房门,楚默真想吼一句:谋杀亲夫啊。

但想到刚刚才骚扰过自家娘子,现在要是叫出来,绝对要被揍得连妈都不认识。

卢珲今天可谓是有史以来吃的最尽兴的一次,虽然中途着实被侯君集给气到了,但食为天的饭菜,绝对没的说。

身后的小厮看到自家老爷这么高兴,便笑着拍马屁道:“老爷,您既然这么中意这个食为天的饭菜,为何不将其盘下来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