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2章 程咬金的小心思

虽然暂时有了栖身之所,但楚默却是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别看他对尉迟宝琪称兄道弟的,但那也只是在演戏而已,毕竟自己得罪的是卢国公程咬金。

而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两个,可都是李世民手下的心腹爱将,关系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比自己这个外人差。

更何况,人家凭什么就因为几句话,看自己顺眼点,就庇护自己,和程咬金对着干。

再说了,就算尉迟宝琪有那个心,但自己若是被程咬金的人找到了,那他会帮自己吗?答案是否定的。

就算尉迟宝琪有那个心,也肯定没有那个实力啊,换成他爸还差不多。

在尉迟宝琪的小院中休息了1个时辰后,楚默看到宅院里的下人都已近睡熟,便留了张纸条,再次起身,翻出了围墙。

有了之前被抓的经验,这次他专找黑暗的地方躲藏,慢慢的向城门口绕去。

而一直盯梢的暗卫,以为楚默进了尉迟宝琪家,肯定会安分一些,便放松了警惕,只是盯着大门看,殊不知对方已经翻墙而去。

楚默慢慢的挪动着,终于到了坊市路口,却发现那里站满了士兵,想要过去,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个角落窝着,凑合一晚。

第二天早上,楚默便被一阵嘈杂声唤醒。

睁眼一看,已经是天光大亮。

顾不上别的,楚默急忙整理了下衣服和装束,立即就往城门口跑。

一个晚上时间,会发生很多事,他不知道尉迟宝琪是不是把自己卖了,也不知道程咬金是不是开始捉拿自己。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出城。

来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已经打开,百姓们正陆陆续续的往城外走。

而城门外,却围满了衣衫褴褛,想要进城的难民。

看来,周围的灾情已经日益严重,相信再过几天,长安附近就将再无安生了。

楚默边走边想,很快的就出了城门。

到了城门外,远远的就看见几个官府建立的粥棚,楚默舔着脸,上去蹭了碗热稀粥,然后就混进了难民堆里。

刚才的时候,他已经想清楚了,现在这情况,哪里还有比难民堆更能躲藏的地方呢?

如果自己逆着人流,从这里向别的地方行走,要不了多久,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那还不如直接混在人堆里,这样就算是有人来找,自己也很容易蒙混过关。

吃了碗稀粥,肚子里有点货了,楚默就找了棵小树,躲在底下晒起了太阳。

而此时,尉迟宝琪已经下班回家,一进门就询问钟伯楚默的状况。

听钟伯说楚默还没起来,尉迟宝琪也没去打搅,直接就回屋睡觉去了,想着等下午起来,再和他好好亲近亲近。

而杨红玉此时也以为楚默在尉迟宝琪家住了一个晚上,根本就没有在意。

最在意楚默的,反倒是卢国公程咬金了。

之前在李世民那得到了警告,带着程处默回家之后,越想越气。

本想着去找人打听一下对方究竟是何来路。

他可不相信对方真是李二陛下的二大爷。

可是,接连找了几个人,根本就没人知道。

只有朱雀门的几个侍卫知道一些,但也都语焉不详,最后求到王德海身上,足足花了500两银子。

王德海才只告诉自己,那个小子当着陛下的面骂陛下,陛下也没敢将其如何,还是只能让人将其好生抬出了东宫,生怕伤到对方。

难道五姓七望和关陇八大家的人?但里面也没有姓楚的啊。

就算是大家族子弟,陛下也不可能对他那么客气啊,难道是陛下的私生子?不对,不是私生子,而是老子才对。

程咬金搞不明白,但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他又想到自己儿子之前说过,对方是明德门的城门郎,或许,自己可以从他本人身上探出点什么。

只是,当他来到明德门,一问之下,才知道楚默昨晚离开之后,就根本没有再来过这里,今天更是直接翘班了,这可把程咬金气的不轻。

不过,很快,他便有了主意。

我在别的地方拿你没办法,但是,你这堂堂城门郎不按时上班这个事情,我是不是可以搞点事情?

于是,他便找到了侯君集:“君集啊,你可知道,明德门那个城门郎今日擅离职守,没有在城门口值守。”

侯君集昨天也听下面的人说了程处默和那个新来的城门郎当街打斗的事情,并且连细节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原本他还想着看场好戏,能不能摸摸楚默的老底。

可是,就算程处默伤成那样,以程咬金的身份,连个水花也没翻起,就被陛下压住了。

此时见程咬金过来告状,当然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想借刀杀人嘛。

只不过,侯君集也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让程咬金把自己当枪使。

当即笑呵呵的道:“老程啊,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也惹不起人家,你要是想在我这里打听消息,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赶紧另找门路去吧。”

程咬金一听,这家伙肯定知道点内幕,当即就扯住侯君集的衣领道:“你这厮,手下的人都管不好,伤了我儿不说,如今还想包庇于他,走,今天我们到陛下面前,去让陛下评评理,看陛下怎么说。”

侯君集没想到程咬金这混人,一句话不对就直接上手,当即怒骂道:“你这鸟人,我好心好意告诉你不要招惹那人,你却偏不听。”

“行,要到陛下那里是吧,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看陛下会不会责罚于我。”

程咬金一看侯君集这样,那绝对是知道点什么啊,当即松开手,深深一拜道:“候大将军,是我鲁莽了,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算是给你赔礼道歉了。”

侯君集不屑的冷哼一声:“谁不知道你程咬金是个什么人,你请我喝酒,然后我付钱是吧,你赶紧给我走,我今天不想看到你。”

见心思被人说穿,程咬金也不动怒,直接道:“老侯,我听说你正找李靖学兵法呢,俺老程和李靖那关系,绝对没的说,要不要我帮你说几句好话?”

侯君集这段时间的确是想从李靖手里学习兵法,但李靖那老顽固,就是藏着掖着,怎么也不肯叫教自己真本事。

听程咬金说能帮到自己,当即心中一喜,说道:“既然如此,那让我告诉你一些消息,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可不能诓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