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7章 再遇李贞

见终于把这个瘟神送走了,所有人都齐齐松了口气。

李长林急忙凑到王德海面前问道:“王公公,这位爷是什么来头?怎么能这么嚣张?”

王德海刚被讹诈了5两银子,也正心痛不已,听到李长林的抱怨,当即怒声道:“杂家哪里知道程处默那瘪犊子玩意,从哪里带回来的祖宗。”

“明日早朝之后,杂家定要找那卢国公好好说道说道。”

说完,便径直上了马车,命令车夫绕开朱雀大街,从最西头的善和坊绕道而行。

程咬金不知道自己因为儿子的事,已经将李世民、王德海和朱雀门守将等一干人得罪了七七八八。

楚默自从来到大唐,身上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银钱,当即就准备返回食为天,好好炫耀一番。

但随即又想起自己现在浑身脏乱无比,且貌似之前被带走的时候,不是十分光彩。

于是,他绕开朱雀大街,随便找了个街道拐了进去。然后找了家成衣。

在店伙计即将开口赶人的时候,将钱袋子一下子拍在柜台上:“赶紧给本大爷配一身干净的衣服。”

伙计看了看钱袋子,上面还有绣着禁军字样的符文,当即不敢怠慢,急忙张罗起来,并给楚默打来一盆水,让他清理身体。

开玩笑,敢拿着这个钱袋出来的主,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他可不相信楚默偷了哪个禁军的钱袋,敢这么招摇过市的拿出来使用。

很快,焕然一新的楚默再次出现在朱雀大街之上。

正犹豫自己是不是就这样返回食为天,就看到前面走来一群巡街武侯,为首的,正是之前和自己有过交往的周小海。

楚默急忙迎了上去:“周大人,真巧啊,在这都能碰到你。”

周小海对楚默还是有些印象的,一看是熟人,立即也是抱拳行礼:“楚公子,没想到你在这附近,怎么,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楚默摆摆手:“没有没有,我今天正好出来透气,看到你,就顺便打个招呼,另外想问问你,这附近有哪里卖胭脂水粉的店铺?”

周小海一听是问路,当即指了指前面的一家铺子道:“那里的胭脂水粉不错,楚公子可以过去瞧瞧。”

别过周小海后,楚默就径直往那个店铺走去。

路上,他还想着,自家娘子那样的,哪种味道的香粉适合她呢。

正走着,突然,不知怎的,就撞在了一个柔软的身体之上。

接着,楚默只觉一阵反震之力传来,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还没等他开骂,对面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呔,你这厮,好没道理,怎么往我家公子身上撞。”

楚默抬头一看,说话之人竟然就是之前送自己去杨红玉家的熊大。

“黑熊精,是你啊,哎呀,可把小爷我撞死了。”

熊大和一旁面色通红的李贞仔细打量了一会,才发现对方竟然是楚默这小子,当即说道:“楚公子,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说完,示意熊大去扶楚默。

熊大不乐意的一把将楚默拽起,然后道:“你这厮,怎么到哪都能看到你,还每次都没好事。”

楚默知道熊大说话就这样,也没和他计较,而是一把搂住李贞的肩膀道:“李兄,几天不见,可想死我了。”

李贞被楚默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又听对方说想自己了,脸色就更红了。

当即就使了股巧劲,挣开楚默的手臂道:“楚公子,大庭广众之下,还请自重。”

楚默只感觉鼻尖掠过一缕香风,接着,自己的手就被甩脱了。

也不气恼,当即笑呵呵的道:“李兄,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这大白天的,又是在街上,我们两个大男人,你还担心什么。”

“你这厮。。。”熊大想说什么,但却被李贞急忙止住,转移话题道:“楚公子,这里是胭脂水粉铺,你来这是想买点什么?”

“是啊,我这不前几天离开了长安,今天才回来,想给我那娘子买点东西,就想进去瞧瞧。”

李贞点点头:“没想到楚公子还是一个这么体贴的人啊,真不多见啊。”

“这家店铺乃是家中产业,楚公子有什么需要,尽管让伙计取来,我一定给公子最优惠的价格。”

“切,我还以为像李公子这么大方的人,肯定会给我全免呢,看来,是我想差了。”

李贞面色再次发红,正欲开口,一旁的熊大不乐意了。

“楚默,你这厮好生无礼,我家公子之前可是救了你,你不感激不说,还来着消遣我家公子,你小子是不是找打。”

“想要免费也可以,对上我家公子的对联即可。”

说完,熊大指了指门口的一个上联。

楚默眨巴了下眼睛,都说唐人喜欢吟诗作画,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

当即一甩脑袋道:“这有何难,看本大爷的。”

只见上面写着: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肖脸。

楚默一看,自己这学渣,还是算了,当即摆摆手:“公子好文采,在下佩服,对不上,我还是出钱买吧。”

李贞和熊大没想到楚默就看了一下,连试试都没有,就说自己不会,当即被楚默的这个操作弄点有些懵圈。

这位楚公子既然能看懂对联,那应该也是个读书人,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才对啊。

楚默才不管二人发呆,自己反正身上有钱,对不上对子,还不能花钱买了。

只不过,当伙计告诉他,最好的胭脂,一盒要100两银子的时候,直接将他吓懵了。

这特么的抢钱也没这来钱快吧。

伙计鄙夷的看了楚默一眼,然后道:“公子,我们这还有便宜一些的胭脂水粉,上至百两,下至1贯钱的都有,不知道你要哪种。”

楚默摆摆手,开玩笑,给自家娘子买东西,要么不买,要买就要买最好的。

可惜,囊中羞涩。

不过,随即脑子一转,对着门外的李贞喊道:“小李子,你那对联不好,迟早有人能对出来。”

“不过呢,我这有个绝对,保证没人能对出来,我就便宜卖给你了,只要一盒你这最好的胭脂,你看怎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