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2章

她可不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今天一眼就瞅出来于招娣不是个听话的姑娘,对于大妈似乎也没有多少尊敬,她可不趟这摊子烂泥。

虽说介绍对象有好处,她也是村里有名的媒婆儿,但是她也是讲究口碑的。

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

她可不能砸了口碑,以后还咋在媒婆儿这行里混?

不干不干!

于大妈脸色有点不好看,她嘟囔:“那是我的闺女,我还不能做了她的主?我看就是惯的她了,都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老姐姐你就帮帮我。你帮我,我也帮你,我给你家小五子也介绍对象,你看成不?”

这互相交换,谁也不欠着谁。

王一城这个时候总算是抬头了,他笑着说:“于大妈,你这就是占我妈便宜了啊!你家于招娣不好找对象,我可是好找的。我还用别人介绍?你可不能这么坑我老妈妈。”

于大妈嘴角抽了抽,真是没见过这么脸皮厚,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子。

她说:“我家于招娣可不难,就听过娶不上媳妇儿的,可没听过嫁不出去的。”

王一城:“对啊,都能嫁出去,但是嫁得好嫁的差呗?你给闺女嫁给山沟里的老头儿,那也算嫁。咱不是还得讲点品质?我反正是不着急找对象哈,您可别打我的主意。”

于大妈无语到了极点,她真心的问田巧花:“年纪小子就这么没有逼数儿,你不管管?”

田巧花:“……”

她认真:“说实话,我还真不担心他这个。”

她儿子刚成年就能找到城里媳妇儿,还是婚礼全包带嫁妆那种,她还真是说不出这个小子他不行,倒不是当妈的对儿子有盲目的信心,而是她真的觉得,这小子如果想出手,那还真是能成。

她说:“我家小子,这方面我从来没操心过。”

于大妈:“……”你家怎么都没有逼数儿。

眼看田巧花不接茬儿,她想了想,说:“算了,我去找王媒婆。”

说完了都顾不得说更多,急匆匆的走人,连个招呼都不打了。

王一城:“啧啧,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话说这么说,语气很轻飘,听着莫名的倒是有几分阴阳怪气。

田巧花:“你可闭嘴吧。”

王一城耸耸肩,说:“真是的,我好心给你解围,你倒是这样说我。你也不想一想,如果不是我,你就要陷在他家的泥潭里了,你看着吧,我把话撂在这里,他家这个事儿,保准不那么容易的。有的掰扯呢。于招娣会听话才怪。”

田巧花没言语,虽然今天只是看了一点点,倒是觉得,小儿子说的有几分道理。

于招娣看着真不像是听话的姑娘啊。

“雨停了。”朱晨一直盯着天气呢,这粮食要晾晒干了之后才能上交的,所以秋收之后下雨是很耽误事儿的,他们还怕粮食受潮生虫长毛呢。

这一停雨,他赶紧开口。

大队长看看天气,说:“下午如果放亮了再看。”

“也不知道会不会再下雨。”这下雨真是耽误大事儿了,徐会计叹息一声。

大队长倒是说:“这几天就这么一场雨,我估摸着这场雨停了,也能好几天了。”

秋收之前,他去县里的气象局都问过了,听说最近雨水不多才赶紧开始秋收的。别以为老农民就没有智慧,大队长总归不是白干的,每年这个时候,他都要去县里打听一下,然后才会秋收。

虽说天气预报也不是每次都准,但是却也总是好过一抹黑。

大队长:“反正有雨没雨都是活儿,干吧。”

这一上午,光是调节就用了不少的时间,眼看到了中午,他说:“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回家吃饭吧。”

“成。”

王一城高兴的把本合上,嗯,一混又是一上午,五个工分到手。

他跟田巧花一起回家,俩人往家走,田巧花伸手,王一城挑眉:“干啥?”

田巧花呵呵呵:“分我点。”

王一城理直气壮不给:“我凭本事占得便宜,为啥要给你?”

田巧花当场就是一脚,一个高抬腿,直接踹在王一城的屁股上,说:“你个小瘪犊子,我是你亲妈,跟你要点吃的还跟我犟嘴,小时候咋没喂你吃粑粑呢?你个不孝顺的。”

王一城被踹了一个踉跄,委屈巴巴:“你看您,说话就说话,咋还动手?您这样也太不好了。”

王一城哼哼唧唧的,不过田巧花倒是不惯着他,说:“你吃独食还好意思说话?”

王一城:“那我哥他们也没给你啊。”

他反正就委屈,大委屈。

田巧花:“他们脑子都是锈,要是只到占便宜,我们家早发达了,这个家还不是只靠我。”

王一城扁嘴,犹豫了一下,他说:“回家的。”

田巧花哼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这小子啊,真是不管他,他就吃独食。

王一城跟着老娘回家,一看哥哥嫂子都下工了,一个个正在院子里洗手上的烂泥,他嘚瑟的说:“我今天也是拿十个工分。”

王一山憨厚的笑,说:“还是小弟你厉害,我今天才拿八个呢。”

王一城骄傲挺胸。

宝丫趴在窗户上听见了,也很骄傲的说:“我爸爸好厉害哦,我爸爸是最厉害的爸爸。”

三丫扁扁嘴,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其他几个小姑娘倒是不说话。

王一山笑着说:“这人还是得读书,小弟打小儿就聪明,你看,这关键时刻就用得上了。”

他是真心觉得弟弟很不错,他媳妇儿田秀娟死鱼眼不说话,算起来,她还是小五子的表姐呢,虽然是远房的,但是也是表姐,还不知道这小子是啥样人?

也就她男人,真心觉得弟弟是个能干的。

就很离谱。

她是觉得离谱,但是一个是自己男人,一个是自己表弟,她肯定是不多说什么。田秀娟不说话,陈冬梅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柳来弟一如既往装鹌鹑。

这个家,不生儿子没有脸面说话的,柳来弟觉得自己心里苦。

“我……”王一城正要在吹嘘吹嘘自己,毕竟一年能吹嘘自己的时间也不多。

田巧花:“你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赶紧的,交出来。”

王一城脸色一僵:“……”这老太太,咋就不能忘了呢,就连儿子的东西都要坑,真委屈。

王一城苦哈哈的蹲下来,从腿上拿下来一个玉米,递给他妈,说:“喏。给你!”

给都给了,自然要说好话。

王一城:“妈,这可是儿子孝敬你的,你看我好吧?我可是家里最孝顺的。”

田巧花:“孝顺是孝顺,但是你别用最,你几个哥哥也孝顺。”

王一城撇嘴:“他们可没给你玉米。”

田巧花呵呵:“我不跟你要,你能给我?还有吗?”

王一城立刻警惕的后退,说:“没有,再也没有了,你薅羊毛也不能给羊薅成秃子啊。我没有了,一点也没有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