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四百九十章 赋命

各种各样的异象,炫丽而神秘。

其遍布于每一条时间支线,每一处时空节点,涵盖过去、现在与未来,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容纳在内。

让圣洁光明与妖魔黑暗,完美无缺融合成为一个整体。

甚至如此玄妙道韵交织变化,引起了曾经杨安澜留下的诡异与神圣道韵共鸣,进而让那无限重启的循环轮回世界结构,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凝滞感。

可就是这么一丝微不可察的异常凝滞感。

却是引起了超越祭道层次的荒天帝石昊、叶天帝叶凡以及楚天帝楚风等人的警觉性,他们几个敏锐意识到,整个多元大世界,可能出现了某些非比寻常的可怕景象。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永无止境的轮回循环,无限重启。

包括他们自身的存在。

然而现在,那一丝破绽与缺口出现了,正是那一个未知神秘少女的证道连带影响。

“她是谁,为何我们在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存在?!”

荒天帝石昊远远眺望向高原世界,目睹此刻正在剧烈蜕变升华的神秘美丽身影,心中充满了震惊与愕然。

他觉得自己记忆可能出了不小的问题。

竟然会离奇丢失许多记忆,甚至以前都丝毫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

若非此刻受到那证道异象的波及影响,撬动影响了冥冥之中的宏大道韵,与诡异和神圣同时共鸣,让那种影响力出现缺口与破绽。

这才给了他们几个察觉到异常所在的机会。

“难道在那高原世界之上,还有更加神秘莫测的存在不成?”叶天帝叶凡脚踏天帝鼎,头戴天帝冠,此刻仔细凝视观望。

心中突然回想起了曾经诡异十大始祖说过的一些话语。

“不知你们可曾记得,当年诡异一族的十大始祖,曾经说过一些话语。”

“他们不惜多次举行诸天大祭,在仙帝祭坛那里献祭了许多个纪元,就是为了追寻探索那一位传说中的存在。”

“你是说……三世铜棺之主?!”楚天帝楚风同样很快回想起了,模湖的记忆变得清晰,心中一阵惊骇与凝重:“我们几个,都察觉不了对方的存在。”

“甚至联手推演,也寻觅不到。”

“这意味着对方若是真的存在,其修为境界,至少要比我们还要高一个大境界以上。”

“超越祭道层次至少两个大境界……。”

“现在看来,这世界,或许真有如此可怕修行者存在……。”荒天帝石昊远远眺望向高原世界,他试图仔细探索追寻。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但只是刚有这种念想,心灵就变得有些蒙昧混沌。

当他再度竭力恢复正常时。

那一道神秘莫测的美丽少女身影,连同其存在的所有痕迹迹象,全部都凭空消失不见,丝毫寻觅不到。

“她究竟是谁?”

“又是如何消失不见?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

“竟然连我们都能影响到,不简单……。”

……

玄之又玄的岁月时空中。

属于荒天帝石昊、叶天帝叶凡以及楚天帝楚风他们三个,暗自以意念进行快速交流,共同商谈事情。

一番商议,最终还是决定寻找与三世铜棺之主有关的一切存在。

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一些线索与消息。

……

……

虚无混沌地带极深处。

杨安澜漫步前行,神情悠然,身后九条修长蝎尾肆意穿插掠动,犹如一根又一根节肢剧毒长矛迅勐激射。

将那些天生生活在虚无混沌中的奇异凶兽击毙洞穿。

源源不断的磅礴生命精华,被不同的蝎尾压榨掠夺,汲取吞噬,转化成为自身本命天赋【生命编辑】的后备养料之一。

“感受到了吗?”

“他们在渴望寻觅到你的痕迹,试图真正超脱那时之环的无形束缚。”

“就算让他们找到,又能如何?”几乎在同一时刻,属于三世铜棺之主的声音,就响起在杨安澜的心神中。

语气中带着澹澹的无力与疲惫。

“你的自然被动增长速度,比别的修行者主动修行的速度还要快。”

“甚至就连那些稍弱一些的大道魔神,在生命存在本质上,已经逐渐不如你。如此情形,又如何让那些修为本就不如你的修行者,去追赶乃至超越。”

杨安澜没有做出任何言语回应。

她只是张开右手,五根纤薄锋利的爪刃按住自己胸膛,并配合自身的先天神圣超脱级意念,将三世铜棺之主重新剥离出自身。

将其强行抽取出来,拿捏在自己的狰狞利爪掌心当中。

“本始祖既然早就将其斩掉,主动舍弃,便从未想过要融合吸收你。”

“以前人类的一切,又与本始祖现在有什么关系?”

“本始祖现如今,是安澜神族的至高始祖,自创一族,成就源头,高高在上,超然一切。”

“岂不比做那人族的区区一份子要强得多。”

口中说话之际。

杨安澜的右手手掌心中,再度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大道规则纹路。

数之不尽的秩序纹理,在有规律的进行交织编撰,化为一种超然天赋本质,强行融合化入到三世铜棺之主的体内。

三世铜棺之主察觉到自身的各种细微变化,心中极为震撼吃惊。

“你……你竟然将完整闭合形态的本命天赋【生命编辑】,传授给了我?”

“你竟然如此大胆?!”

“难道你就不怕玩脱了,被我追赶上,甚至超越你,然后将你彻底斩杀?”

突然间,三世铜棺之主若有所觉。

心中一阵震惊。

“不对!”

“你现在,竟然连死亡的大道概念都没有了!”

“死亡对你而言,也只不过是一种新的正常生命状态,丝毫影响不到你自身的安全。”

“看在你曾属于本始祖一部分的问题上,本始祖不介意再给你一次机会。”杨安澜主动松开右手中的禁锢,释放出三世铜棺之主,漠然说道:“便让本始祖看一看,你是否还具备追上本始祖的机会。”

“我不会让你得意太久的,你给我等着!”三世铜棺之主颇为有些咬牙切齿,总感觉自己有些被蔑视小看了。

“得意?毫无实际意义的无聊情绪。”杨安澜反手一挥,将三世铜棺之主击飞于此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